2019-12-29

【蘋果日報】畢明:你話係唔係報應 (634)


報應不爽?世人卻告訴你:報應很爽。

本來,報應不爽是指報應不會有錯失,出自《說岳全傳》第七十四回:「男男女女,人千人萬,那一個不說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

在普天同慶的聖誕佳節,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行動中,「署理新界南總區指揮官陶輝被胡椒噴劑射中臉部,滿臉通紅,需要洗眼」,是新聞。胡椒亂噴人面者,人亦兜面食椒,網上即時一片喜氣洋洋,齊鼓掌,很爽。

《說岳全傳》,寫宋將岳飛的英雄事跡,宋,出了多少昏君,死了多少楊家將,屈了多少莫須有,報應有差錯還是沒遺漏,難說。但此書被批評為「前生今世因果報應的色彩濃厚,內容多不合史實」,倒是真的。

在拆禮物日,港區全國政協委員,現任香港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和監警會副主席張華峰的幼女從高處墮下,當場死亡,也是新聞。

年輕的生命早夭,不值得高興,但禁不住有人又想到「報應」二字,有人不作默哀,不說其他,卻默默列舉了張華峰的輝煌「政績」:

「佔中期間,提出主動向中央要求出解放軍的可能性,得名『香港吳三桂』。

香港福建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與多次襲擊市民的福建匪幫關係非淺。

身為監警會副主席,反對獨立調查,支持警隊不佩戴委任證,讓『執勤可無後顧之憂』。

視察完新屋嶺之後,說情況『都幾好,地方幾乾淨,仲有冷氣㖭』。

立法會為周梓樂默哀時,他即時離席。」

不論是儒、道、佛,都有因果報應說,與黑心無關,與祈願天道誅惡,善惡到頭終有報,高飛遠走也難逃有關。

道家《太上感應篇》說:「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孔子說:「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菩薩畏因,眾生畏果。」所以菩薩怕因,不輕易種因。與其求好的結果,不如求好的開始,先做好的行為。

說一個父與子的故事。今年奧斯卡,榮獲Best Live Action Short Film的得獎電影叫《Skin》,看得我皮顫肉跳,是一齣20分鐘的普渡眾生。

Jeffrey是爸爸,十歲的兒子叫Troy。爸爸和他的朋黨,粗魯喧鬧,一身Neo-Nazi花斑斑新納粹主義的紋身,盲的都知是種族主義信徒。

一群人到野外玩燒槍,口沫橫飛,Jeffrey不教兒子槍械危險,卻教他射擊,有他身高一半的槍,Troy拿起,一射,一穿,子彈百步爆西瓜。

Jeffery粗是粗點,但會替兒子理髮、和他玩到攬頭攬頸,對女友也不錯,在家中怎看也不是壞人。

在超市,兒子和一名黑人男子在隔空逗玩,對方拿着小機械人左飛右舞,明明天真無邪挺開心的,Jeffrey卻發作了。一來便惡言相向,好鬥大罵,對方終沒好氣的步出停車場不理他。Jeffrey即時call馬,爛佬黨湧至,二話不說在兒子面前,一班人用過份武力把黑人暴打至吐血嘔電。黑人的老婆和兒子(也是十歲吧),在車上一邊報警一邊看得狂驚大哭。

一天,Jeffrey和Troy駕車回家,路上被人設計拐了。捉了爸爸,兒子留下,也是眼白白看着爸爸被害無助。黑人把Jeffrey的衣服脫光,綁在床上,打了針,開動機器,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音。

不知多久之後,夜深人靜,黑人把Jeffery棄掉在路中心,昏暗的燈光下,隱約見他冇穿冇爛光脫脫,執番條命,慌忙跑回家。慌亂,笨拙,在屋門前摔倒雜物,他家的狗狂吠,後卻認得他,靜了。暗燈中他終第一次看見自己,皮膚,都黑了!全身全臉,全黑,徹底被紋黑了!被驚醒的女友拿着槍,直指闖了入屋的他,他急急叫她冷靜,面對面,她不認得眼前赤裸的「黑人」,幸好還認得他的聲音。此時,砰!他被一槍穿心,血濺了母親一臉,兒子從後,殺死了半夜入屋威脅他一家安全的「黑人」。

電影的tag line是:"Children will suffer for their parents' misdeeds"。

報應,很玄,但是世人希望法律治不了罪的人,被天律整治,能逍遙法律之外,都有天律制衡,否則人世真是太難。「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報應,大概是天地的私了,在罪惡中游泳的人,必將在悲哀中沉沒。

PS.歡樂如聖誕老人,都按who's naughty or nice來賞善罰惡啦。

IG:budmingbudming
FB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BudmingBudming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