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9

【眾新聞】謝弘一:警隊名列「無紀律部隊」 橫蠻霸道勁過尼克遜──從《華郵》報道看警隊由上至下的綱紀敗壞 (3152)


《華盛頓郵報》在聖誔日發布一則重量級的報道,講及香港警隊不斷地違反內部規條及不用負上後果的狀況,更堅實地披露了警隊一直不公開、共31頁警隊內部守則:《警察通例》及《程序手冊》 第29章「武力及槍械使用」的全文,找來9名警政及人權事宜的海外專家作分析,評估65宗武力使用事故中,有達七成是違規、僅8%合乎指引。

荒誕的是,無論是港府及警隊對《華郵》的詳實報道,只是採取「扮盲」 的態度,胡亂推砌稱《華郵》的報道「沒有事實跟據」、 其漠視《華郵》的態度, 遠遠壓倒因《華郵》爆出水門事件而下台的美國總統尼克遜, 這份橫蠻霸道,超英趕美。

無論是橡膠彈應避免打頭、警棍應只打軀幹等內部守則,白紙黑字披露了出來,警隊,由上至下,通通都說自己看不到,這種由上至下的綱紀敗壞,定必名留青史。

香港警隊,請用文明,而不是武力,來說服我。

《華盛頓郵報》互動專題

《華郵》報道中,公開了《警察通例》(Police General Orders, 簡稱PGO)及《程序手冊》(Force Procedures Manuals, 簡稱FPM)第29章「武力及槍械使用」的全文,共31頁, 另文中亦介紹了機動部隊(PTU)的教材, 涉及橡膠彈及警棍的圖文並茂訓練說明。

為什麼這兩份文件,即通例及手冊,這麼重要?因為,這兩文件就有如軍隊的軍紀、學校的校規,所有參與此組織的人員,都必須尊重。警隊3.1萬名紀律部隊人員,由入學堂以來除了法例外,便要學習這兩套文件,某程度上這是警察的內部規程,如有違反,可革職及紀律處分。

不過,如斯重要的文件,警隊多年來都不欲公開,是回歸初年被傳媒揭發及立法會跟進後, 才願意公布部份認為不影響其運作,「供公眾查閱的警察通例」 章節,如第15章「服裝與儀容」、39章「 警察與巿民和傳播媒介的關係」、49章「被警方扣留人士」 的章節,而《華郵》今次披露的便包括警方不公開的第29章「武力及槍械使用」。

警察通例為警務人員執勤及行為的綱領,各章的細節運作,即在《 程序手冊》詳列,而現時警方的整份《程序手冊》是完全不公開的,公眾是完全無法掌握其片言隻語。

特別要留意是,由於《警察通例》只是提綱,《程序手冊》 的細節更見重要,警方亦會因應社會發展,不時修訂通例及手冊,在十月初反送中運動期間,警方被發現原來在國慶前夕修改了手冊中六級的武力使用層次,如在「頑強對抗」(defensive resistance)武力級別時,加入 「可使用催淚劑裝置」(use of C.S. Chemical Agents),「致命武力攻擊」(Deadly Force Assault)級別的定義,由以往的「以毆打行動意圖引致他人死亡或身體嚴重受傷」,改為「 以毆打行動引致或相當可能引致他人死亡身體嚴重受傷」,遇此級別武力時警員可以開真槍還擊,而新定義是明顯放寬了開槍的要求 。

香港警察機動部隊的訓練教材。《華盛頓郵報》專題網頁

再者,在印尼女記者被橡膠彈射盲眼的個案,《華郵》報道引述PTU教材(見圖),橡膠彈的使用目標區是身軀的中央位置,「避免射擊部位」包括頭、頸喉位、胸部、下陰、脊骨、關節部份。傳媒及印尼女記者拍到片段可見,現場警察是向著人群頭部方向開槍射橡膠彈的。另PTU教材有關警棍的環節,也提及不要使用警棍打頭及頸,可打肌肉而非骨頭,在以警棍處理反抗人士的圖像介紹中,也只是打手打腳, 而不是近月常見的「打頭」。

香港警察學院的使用警棍教材。《華盛頓郵報》專題網站截圖

另外,《華郵》報道,詳盡地就檢視65個個案中的不同警力使用,找來全球9個警政及人權專家評價。例如在催淚彈使用,PTU 教材有提及使用注意事項,指催淚彈除了對目標人士有影響外,亦會擴散至附近人群,「如在商業區即有大量寫字樓所在地方使用催淚彈,因涉及中央冷氣系統及隧道抽氣扇,或會令問題變得嚴重。」

報道中,研究警政事宜的香港教育大助理教授何家騏指出,催淚彈是無差別式影響途人,兒童、嬰孩、長者及家庭主婦也受影響。警方回應卻只是僅僅稱,「當時考慮是要儘快停止示威者的激進行為」而使用催淚彈。

至於胡椒球槍的使用,《華郵》引用案例包括太古港鐵站的入口,巿民遭近距離以胡椒球槍射擊,片段供有曾檢視密閉場所人群控制武器經驗、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Civil Liberties Organizations的總監Lucila Santos分析,亦認為香港警方的行為可增加「不必要受傷的嚴重風險」。

對於《華郵》的逐點分析詳盡報道,香港警方回應雖然達5頁,但卻完全無正面回應個案,只將一堆用語不停COPY AND PASTE,重覆地稱使用了最低武力,武力使用原則合乎國際標準,警務人員專業及高度節制、 傳媒斷章取義云云,仿如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錄音機口號式播放。 這個情況,有如一名學生已經十科不合格, 當老師逐項列出他各題做錯的答案時,這位學生只不停嚷著阿爺批准他這樣答,無論如何他沒有錯,只是課程、老師及同學的錯。

不得不提是,無論全城以至國際傳媒點出如何明顯違規,警方指,至本月17日,沒有警務人員因為處理反送中以來示威事故而被停職。

紀律部隊按理應特別注重紀律,但現今政府高層及警隊,在前線警公然違規的現實下,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姑勿論是紀律部隊人員,相信一般有規有矩的公務員都感到很恐怖。

今天,警察可以公然違規,明天,警察便可以公然違法受賄,上街收片,濫用私刑,其他部門如公務員事務局、廉署是否也依舊噤聲不語,任由這個特權階級以「止暴制亂」 之名打橫行,公然破壞香港的公務員系統及法治?究竟, 警隊這頭巨獸,會無限膨脹至何時,又有沒有會自爆或被降的可能?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