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3

【立場新聞】休班記者:智利女攝影師之死:疑拍示威招殺身禍,香港亦不遠矣 (1991)


智利自去年 10 月反政府示威起,警暴問題一直嚴重。當地一名女攝影師 11 月拍攝反政府示威後,被發現伏屍家中,身上有被毆痕跡,隨身的相機及相片亦不知所蹤,令人懷疑是黑警所為。

38 歲智利女攝影師馬丁內斯(Albertina Martínez)是一名電視台燈光助理,同時是一名獨立攝影師。她是一名為人樂觀的和理非,生前曾向朋友表示,雖然害怕參加示威活動,但仍喜歡到現場拍攝。在拍攝一場示威活動後兩日(11 月 21 日),她被發現倒斃在聖地亞哥寓所,身上有被毆打痕跡,一個裝有相機、手提電腦及手機的袋不翼而飛。

當地警方視之為兇殺案中的搶劫案,目前尚未逮捕任何人,動機仍不清楚。不過馬丁內斯家人向英國《衛報》表示,死者當日所拍攝的示威相片全被消失。與香港一樣,由於不少傳媒的報道及相片,都紀錄低黑警侵犯人權的證據,所以攝影師及記者不時被針對,屢被催淚彈及水炮擊中,亦有記者曾被無故拘留。

暫時未有證據證明是軍警所為,但種種不尋常的疑點,都令外界聯想到與她的相片有關。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保護記者委員會促請智利當局清楚調查,網民就在社交媒體以「#Justiciaparaalbertina」及「#AlbertinaMartínezBurgos」譴責警暴。在警民無法互信的社會,這種指責正常不過,而責任當然是在當權者與執法者身上。

智利抗爭造成多人死傷,面對民眾壓力,總統皮涅拉並無林鄭般無恥,示威一個月後就開腔譴責警暴,並邀請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獨立調查軍警濫暴。調查報告直指軍警侵害人權、非法殺戮、虐待和性侵。一名開車撞人的黑警首被割席,12 月 20 日被控嚴重身體傷害罪,算是清算黑警漫漫長路中的一個開始。

回到我們身處的地方,示威者被毒打或被消失的情況時有聽聞;黑警針對記者,阻礙採訪的情況亦屢見不鮮:黑警打傳媒阻拍攝、不明人士公開記者私隱,亦有行家被騷擾及恐嚇……香港新聞自由指數較智利低、無民主選舉、人民無權當家作主、又無獨立調查委員會,情況自然更不樂觀。

曾採訪香港抗爭的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 10 月被刑事拘留,及後被迫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人身自由全無,無法與外界聯繫,等同被失蹤。香港距離中國的情況,將不遠矣(或者已有只是我們不知)。

習慣語言偽術的特區政府 1 月 1 日就指「沒有任何示威者『直接』因為警方的行動而死亡」,但明顯地黑警仍有很多手段可以令一個人間接死亡,周梓樂及陳彥霖不就是嗎?難道就不用負責嗎?

所以無論記者也好,抗爭者也好,記得要狡兔三窟,要麼將重要及敏感資料交予可信賴人士保管,要麼就定時執屋,將它們不留痕跡地燒毀。

(作者 Medium)(編按:作者並非《立場新聞》記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