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5

【立場新聞】徐然:港共政權對醫護人員終極「情緒勒索」 (2571)


武漢肺炎疫情喺全國同香港急轉直下,港大專家管軼斷言嚴重程度係「沙士」嘅十倍起跳。但係香港對出入口旅客仍然毫無管制,即使噚日(23 日)武漢封城之後,下晝 2 點仲有一班直航機載住 87 名乘客直從武漢空運到港;港府拒絕回應大眾對關閉口岸、停駛高鐵嘅訴求,更變本加厲,大開中門免去港珠澳大橋收費;拒絕加強邊境檢疫措施,拒絕提高警戒級別;特首拒絕回港處理疫情,最過份嘅係身為衛生署署長嘅陳漢儀醫生竟然公開呼籲市民「除非有病癥,否則普通社交場合不需戴口罩」,公然草菅人命。

喺平行時空之下,港共政府嘅反應同成個社會以至成個世界完全脫節:澳門提供口罩配給購買限制令,台灣停止口罩外輸,即使喺武漢都已經實施全城「蒙面法」;香港市面出現口罩搶購潮,有七八成嘅市民已經自動戴上口罩;發現每一單疑似個案,急救人員都嚴陣以待,全副武裝去接病患,事後全面消毒;醫管局高層都全線戴住口罩出嚟見記者;公立醫院嘅內科病房已經開始要抽「生死籌」,組成 dirty team 深入最危險嘅隔離病房照顧病人。

港共高官點解可以有恃無恐,就係因為一路以嚟港共政權都係用「情緒勒索」嚟到維繫香港千瘡百孔嘅醫療制度:肥上瘦下、用特別酬金制度去補足人手不足嘅工作量、漠視前線工作困難,進行政治打壓……無論點樣對待班前線醫線都好,大眾對佢哋有一定嘅「道德期望」:醫護要秉承專業救急扶危,唔可以好似商業社會咁話走就走。今次都一樣:無論有幾多感染者攻入香港醫療體系,無論政府幾咁把關不力,不論係香港市民、大陸傳入案例、定係黑警藍絲,都睇死你班醫護唔會「見死不救」,公眾唔會容忍醫護「拋棄病人」,「擅離職守」,醫護界嘅工業行動唔會搞得成,公眾輿論定會口誅筆伐,群眾壓力一定迫使前線醫護硬食呢隻港共政權輸入嘅大型「死貓」。

抗疫之後,辛苦嘅係前線醫護,擔驚受怕嘅係前線醫護嘅家人,不幸中招受感染甚至殉職嘅都係前醫護;林奠、陳肇恥、陳漢儀不痛不癢,死咗咪撥「浩園」一坯黃土,滴兩滴䲔魚淚,做場公關 show,封你做個「香港兒女」,廉價不堪。佢哋就大大聲咁繼續 claim credit,啲肉麻厚顏無恥說話呢幾個月都聽得夠多:「又一次證明咗喺祖國強大嘅支援之下香港政府嘅抗疫工作得以成功」、「多得我同我嘅管治團隊迎難以上,以香港市民嘅福祉作為依歸」、「香港一國兩制係行之有效,今次成功抗疫證明左香港醫療系統健全」……之後一切如常,前線人手唔會加,高層繼續加薪,醫管局內政治打壓繼續,今役嘅悍將陳漢儀有機會步陳馮富珍後塵問鼎世衛總幹事。功就係班高官領,命就係前線出,你服氣嗎?香港前線醫護真係受夠咗港共政權嘅「情緒勒索」,點解我哋嘅醫護人員仲要為呢個無恥無能嘅港共政權賣命?

今次有別於沙士,當年沙士政府嘅反應雖然慢,同埋都有隱瞞疫情之嫌,但係至少第一次受到不明病毒嘅侵襲,無任何經驗,花咗一段時間先至知道係新型冠狀病毒,病源、傳染途徑、療法喺開始嘅時候都毫無頭緒;政府尚有可體諒之處;但係今次唔同,有咗十七年前嘅經驗,一早已經得知病毒源頭係武漢,新型病毒嘅基因圖譜以至快速測試,都一早喺有確診個案傳入香港之前已經在手,加上香港人對於健康衛生嘅意識比起十七年前大大提高。即係話香港政府理應有足夠嘅時間同本錢去做好防疫工作,去從源頭去阻截疫症全面喺社區爆發,但係呢個港共政權貫徹與民為敵嘅本性,將政治凌駕喺人民福祉之上,任由疫症喺香港爆發,根本係自殺式嘅政策等前線醫護「埋單」。

四大醫療工會發聲明指出若果政府喺限期內唔管制關口,將會發起進一步行動,對政權施壓。之前從來無諗過醫護人員有發起罷工嘅一日,為咗對抗港共政權,即使前線醫護大罷工導致公營醫療服務受影響,作為市民一份子都應該鼎力支持。即使武漢肺炎喺香港社區大爆發,香港醫療體系不勝負荷,導致有傷亡病例,「冤有頭債有主」,呢筆血債應該清清楚楚咁計喺林奠、張建宗、陳肇恥、陳漢儀頭上。係佢哋先置香港市民福祉健康於不顧,後置前線醫護於險境與不義之地。對於呢個無底線、喪心病狂嘅政權,只有全面割裂與「攬炒」到底先係唯一出路。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