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9

【蘋果日報】馮睎乾:不要侮辱「忠誠」二字 (534)


一月十六日,警務處處長PK721出席中西區區議會,回答議員質詢。臨近尾聲,正當區議會審議譴責鄧炳強的動議時,鄧炳強和民政事務專員便馬上離場。翌日有立法會議員質疑,民政專員此舉是否有違政治中立?公務員事務局長羅智光(不是羅致光,這位局長IQ比較低)回應說,不認同專員離場有違政治中立,因為離場只是捍衛政府立場的一種方式。羅智光繼而解釋:「政治中立的意思,是指不論公務員個人的政治立場有何不同,都要對特首及政府完全忠誠。」

明白了,原來公務員的「中立」並非不偏不倚,而是永遠偏幫特首和政府的意思。最重要的話必須說在前頭:我是完全同意羅智光這句話的。羅局長對「中立」的解釋不是信口開河,而是有根有據,出自《公務員守則》3.7的「政治中立」一條,原文說:「不論本身的政治信念為何,公務員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並須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英文版"Civil servants shall serve the Chief Executive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day with total loyalty and to the best of their ability, no matter what their own political beliefs are."

你說「中立」就是「忠誠」,沒問題,問題是何謂「忠誠」。比如說,區議會要譴責PK處長,你這個「須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的民政專員,卻二話不說拉隊離場,算什麼「忠誠」?離場,只表示你不敢面對,也無力回應批評,這不是忠誠的表現,而是窩囊的行為。如果官員離場就能捍衛政府,7·21那兩個掉頭走人的阿蛇也確是「保護市民」了。如果走人已是盡忠,那麼我鄭重呼籲特首、三屍十三局長以及一眾警甴:「請你們立即、馬上竭盡所能地離場吧,沒有智力正常的香港人想納稅養你們這類害蟲!」

羅智光以及一般公務員是否正確理解「忠誠」的意思,我很懷疑。首先,忠誠和loyalty都絕不等於「唯命是從」,否則那條公務員守則就該寫成「公務員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聽命」,而英文 "with total loyalty"也應改為"in total submission"了。那麼「忠誠」兩字應該怎樣解呢?按照中國傳統,我認為有兩大條件。

一、忠誠的對象,表面上是一個人或機構,實際上則是一套合乎正義的制度。根據《論語.八佾》,魯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古代禮的功能,近乎現代的法,那是一套以「仁」為核心的維穩制度。只有君主守禮,人臣才能盡忠,所以唐人的註疏說:「禮可以安國家,定社稷,止由君不用禮,則臣不竭忠。」

將孔子的理論套進現代社會,「君使臣以禮」的新解就是:政府要求公務員做的事,必須符合規矩、程序與法治。當年寫《公務員守則》的王永平前局長說過:「《公務員守則》第一條係堅守法治,呢條係我寫。法治高於政治中立同特首,如果特首做咗民意認為唔符合法治嘅事,公務員同市民都有責任指出錯誤。」

二、忠誠的終極目標不是成為太監,而是做一些有利於忠誠對象的事——如果抗命有利,那就抗命。我講的「抗命」並非外國勢力的什麼「公民抗命」,而是儒家忠臣應有的「抗命」。《荀子·臣道》說:「從命而利君謂之順,從命而不利君謂之諂;逆命而利君謂之忠,逆命而不利君謂之篡……有能比知同力,率群臣百吏而相與彊君撟君(按:即強力矯正君主過失),君雖不安,不能不聽,遂以解國之大患,除國之大害,成於尊君安國,謂之輔;有能抗君之命,竊君之重,反君之事,以安國之危,除君之辱,功伐足以成國之大利,謂之拂。」

「逆命而利君謂之忠」,可見忠誠絕非阿諛奉承,也不是做扯線公仔。順帶一提,斗數的「左輔」和「右弼」,其實就是荀子的「輔」和「拂」,兩者俱剛正不阿,勇於犯龍麟、觸忌諱,並非和顏悅色討好皇帝的太監。按中國傳統標準,那民政專員臨事而懼,羅智光則文過飾非,兩人都算不上「忠臣」。

不懂中文,最好不要隨便學人講「忠誠」,否則只會凸顯自己是狗賊。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