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香港確診病例少得離奇 (1478)


世衞國際專家組剛抵達中國,湖北的新增肺炎確診病例就在一天內大幅增加14,840宗。中國的解釋是:「從今天起,湖北省將臨床診斷病例數納入確診病例數進行公佈。」中國疾控中心首席科學家曾光表示,「臨床診斷病例」就是還沒有查到核酸檢測呈陽性,只是臨床症狀「看着像」。實際情形,相信就是十天前武漢中南醫院醫生張笑春的微信所說:通過核酸檢測確診為陰性的人,卻在肺部CT中發現病變。這些人大都作為疑似病例,放回家中自我隔離了。他們其實是真實感染者,只是沒有算進感染病例中。人數有多少呢?張醫生說有近十萬之多。現在世衞專家到來,先前「作出來」的數字看來太離譜,為免被質疑,就把數字修飾一下,估計接下來幾天都會有所修飾。因為,現在還遠未達到張醫生說的十萬之數,更何況這十天應該還在陡增。

香港的確診個案也少得離奇。到昨天為止,香港確診病例為53宗,新加坡是58宗。香港對大陸入境人士大開中門,但大多數時候比新加坡確診病例少,現在的病例宗數不僅與袁國勇估計的140萬相去甚遠,而且也同各地關於這種病毒傳得廣、傳得快的實情不脗合。比如幾天前一名英國男子從新加坡公幹後,到法國滑雪度假區,並與其他住客接觸,就帶給英、法、西班牙至少七宗確診個案。又比如鑽石公主號只因有一個香港患者,就整條船大幅感染。

星夢郵輪2月5日停泊香港,衞生署上船檢疫只花了四天時間,就指3,000多乘客與船員都完成病毒測試,可以離船。但載客量類同的鑽石公主號,就自從2月3日晚在橫濱靠岸,日本檢疫人員上船檢疫,卻至今還沒有檢完。

香港效率特快,還是日本效率特慢?抑或香港的檢疫比較「求其」?沈祖堯教授在接受訪問時提到,他周二從緬甸回港,因不是大陸來港班機,故不需填健康申報表,他說若有大陸客到泰國旅遊再飛來港,已能避檢疫。相比之下,他飛抵緬甸仰光機場時,有穿着保護衣的人員登機為乘客逐一檢查體溫,「好像那邊的檢疫比香港更嚴格」。

早兩天,有人問新加坡的醫療專家,為甚麼新加坡病例會較香港多,他說,可能是因為新加坡採取了積極清除感染者的措施,而香港病例少,或意味社區內存在潛伏帶菌者。

有17年抗病毒研究和臨床經驗、現在是瑞士SunRegen Healthcare AG首席科學家的董宇紅博士,日前接受訪問,說她查看了所有與武漢肺炎相關的國際頂級醫學和生物學期刊文章,並與美國一位長期從事生物基因組分析的專家通電話討論,結論是:「這個新冠病毒有90%~95%的可能性,是由一個『實驗室的事件』所引起的。所謂的『實驗室事件』就是指人工改造病毒的實驗室,就是lab event,而不是源自天然。」

人類前所未見的災難開始形成。國際上已有不少專家將這次全球播毒的源頭,指向武漢病毒實驗室,中國想極力掩飾和淡化疫情。林賤政權盡力配合。但其他國家都有自己的安全評估,因此陸續限制港澳旅客入境。德國有研究指出,在全世界眾多機場之中,香港是中國以外,武漢肺炎病毒最容易流入的機場。沈祖堯看到的香港機場檢疫粗疏,其他國家的旅客豈會看不到?

香港社區存在多少「潛伏帶菌者」?還有多少香港人會遭林賤毒手?黯然,憤然。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